品牌营销讲求可视化,信息传递讲求可视化,广告效果监测讲求可视化,大数据工具支持可视化,广告行业对可视化展开了全方位的诉求,如同电商的信息“透明化”优势,随着技术的猛进,让一切笼统、虚假、模糊的数据信息变得有据可依,是如今行业要得起的变革。
  以下内容编译自DIGIDAY-《Whyadviewabilityisdigitalmedia’stopconcern》
  福布斯首席营销官MarkHoward曾这样问过一群数字媒体高管,让有在广告效果可视化平台上做过广告交易的举个手,那时大约有1/3的人举了手。相比一年前,那时可是只有寥寥无几。
  这可是个令人振奋的信号,要知道在另一头的美国市政会上,众人对互动广告局高层年会上发表的广告效果可视化言论满满的不看好。
  当谈到广告效果可视化时,数字媒体产业的态度是求同存异:表面上,每个与会者都表示不再愿意为简单的可视广告买单,但应该由谁来负责推动行业广告效果可视化平台模式的落实,如何落实,及时实行这个系统的可行性又有几何?这些问题都难以达成一致。
  “2011年时,我就在说广告效果可视化,如今已经2015了,我觉得我们无须再等待。”媒介代理公司Zenith的执行副总裁JulianZilberbrand在市政议会上这样说道,“今年就是我们该团结发力的时候了。”
  但要是真这么简单就好了。
  媒体代理公司Merkle的平台解决方案副总裁AngelinaEng表示:网站开发商需要重新设计他们的站点以提升广告效果可视化。
  视频广告技术公司EyeViewDigital的首席战略官AnthonyRisicato则持反对意见,他认为这应该是广告主和代理商的责任,他们拿着广告效果可视化当武器鞭策开发人员的同时,自己却又不肯为广告效果可视化解决方案贡献出自己的时间与金钱。
  同样持反对意见的还有媒介评测委员会的DavidGunzerath,他认为技术供应商应该确立广告效果可视化标准,同时行业也应该认准被MRC认证过的平台。
  但Eng则认为,要调解供应商之间存在差异的报告,本身就是一个挑战。谁的数据是正确的?是comScore、WhiteOps还是IntegralAdScience?
  Weather公司的广告系统总监KevinSmith也倾向于一个独立的针对供应商的广告效果可视化审查网站。但行业解决方案真正落实还是要供应商广告效果可视化达成共识。
  IAB的CEORandallRothenberg借此指出,行业协会曾积极推动过广告效果可视化进程,而代理商业更是最近才投身于此,很多代理商甚至不去告知客户有关广告效果可视化这回事儿。
  当然,还是有人不认同他们的观点。
  Risicato后来就说,他觉得大家在这儿争论的问题点就错了,这不是可不可视化的问题,而是广告效果可视化的价值问题。
  大伙儿一度就可不可视化的问题争论不休。
  Zilberbrand问在场的人:“如果效果看不到,那这还算是效果吗?”他的答案是“否”。行业应该重新考量效果的定义,只看广告效果可视化的效果,因为不广告效果可视化的效果,其存在就是一个矛盾的装饰品。
  comScore首席研究员JoshChasin说道:“广告是具有物理性的,讲求的是时间和空间,有些是基于时间的,有些是基于空间的,而目前为止,数字广告是基于空间的。”
  此次会议唯一达成的共识是行业亟待建立广告效果广告效果可视化的标准。
  标准如今是各行各业都在推进的事项,是约束也是自律,无规矩不成方圆,要推进行业的正向发展,就得有可行的标准跟进,戴上镣铐,是为了跳出规范的舞步。

在线客服

技术支持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产品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销售一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销售2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